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胡祥: 干细胞点亮生命的希望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12-25  【打印此页

鹏城逐梦忻悦,不停歇。干细胞寄希冀,谁相约。

十余载,产研学,良缘结。北科倾筑平台,盼圆月。

——《相见欢》

调皮的“肿瘤君”渴望快速成长。按照惯例,它喜于发出信号“招募”干细胞来帮手。每当免疫细胞靠近时,狡猾的肿瘤君总会喊话“自己人,自己人”。呆头呆脑的免疫细胞信以为真便转身离去。如何阻止肿瘤部队肆意扩张?重任落在了细胞的身上。经过改造的干细胞夹带着能够引起炎症的肿瘤坏死因子,它以间谍的身份潜入敌人部队,释放炎症信号,帮助免疫细胞识别并进行有效攻击。

胡祥是这场“战役”的指挥者。十多年来,他一直关注并亲身参与干细胞研究,创建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全球70个国家的疾病患者带去希望。

北科生物

【人物简介】 胡祥,瑞典哥德堡大学和查尔摩斯理工大学生物化学及分子生物学博士,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北科细胞工程研究所所长。2011年6月,发起成立中国国家干细胞与再生医学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并当选为联盟首届副理事长。2012年获邀发起筹备博鳌亚洲论坛世界生命科学论坛。2014年3月,受邀随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德

出国十年坚守医学路

走进胡祥的办公室,仿佛踏进了一座小园林,那里有花、有树、有鱼,座椅和桌子都是天然木制,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悬挂在桌子上方的吊灯,每盏灯泡下方都种有浸泡在清水里的植物须根,发财树的绿叶穿插在灯盏之间。胡祥笑着说,办公室的设计由他一手操办,这盏吊灯也是他的作品之一,“我喜欢这种自然、简洁的风格,可能与我在北欧待了多年有关。”

1990年,胡祥本科毕业于贵阳医学院,留校当了一年老师。在那段时间里,他一有空就埋头于英语学习。1991年,胡祥远赴瑞典留学,一待就是7年。在诺贝尔奖的影响下,胡祥曾遇见过世界著名的科学家,还有机会向诺贝尔化学奖评委请教学习,90年代初期,国内的科研环境与发达国家的相比差距较大,出国留学让他在科学和人文领域大开眼界。

1998年,美国发育生物学家詹姆斯·汤姆森首次分离出人体胚胎干细胞,建成第一个人类胚胎干细胞系,并在科学刊物《Science》上发表了相关文章,顿时吸引了胡祥的视线。

“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研究!细胞是人体的基本构成单位,一旦掌控细胞,我们就能用人体自身的修复机制对人体进行修复和疾病性治疗,就不一定要用化学药了。”当时的胡祥正在加拿大就读博士后学位。从未接触过干细胞研究的他,出于兴趣,时常上网搜索与干细胞有关的文献资料,关注该领域的进展前沿,“直觉告诉我,这将是一次革命性的研究”。

来自干细胞的召唤

学成归国的胡祥没有停下对干细胞研究的脚步。2001年,胡祥回国创业赚了些钱,考虑到中国在应用型研究领域优势显著,便以个人名义,每个月拿出9000-50000元的经费资助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教授及其科研小组,开始进行干细胞的临床研究,这也为他直接参与到干细胞临床研究提供了机会。

“人都讲究相遇的缘分。我带着医学和生命科学的背景,遇到干细胞,这应该算是感知到一种召唤吧。”胡祥握着双手,笑了笑。五年来,胡祥对干细胞临床研究的资助从未中断过,他说,医学首先要解决病人的问题,减轻病人的痛苦,挽救病人的生命。

在资助期间,胡祥接触过很多临床病人。他还清楚地记得,有部分用传统医学方法已无法医治的病人,一份脐血来源或者脐带来源的干细胞却改善了病症,这样的医学奇迹让他非常吃惊。

“当时,北京的神经内科主任、美国的医学专家、香港的教授跟我一起去临床看病人,跟踪完整的治疗过程后,每个人都跟我一样兴奋。可以说,我们是全世界最早看到干细胞在临床上的价值,这一点让我觉得非常幸运。”胡祥决定,要把这种不可思议的奇迹延续下去,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

2005年,胡祥与北京大学、香港科技大学深圳产学研基地共同创建了北科生物,把公司总部设在深圳,正式投入到干细胞的研究与治疗上。

创新总要面对传统的挑战

“创新必然会遇到困难,永远都是这样的,而且干细胞是一个具有争议的话题。”在干细胞研究初期,最大的争议来自宗教。胡祥解释说,干细胞研究涉及到胚胎干细胞,这是从受精卵中分离出来的一类干细胞,分离过程将对受精卵造成破坏。

2006年7月,美国参议院通过法案要求联邦政府扩大对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支持,时任美国总统布什首次行使否决权否决了这一法案。2007年6月,布什再次否决了国会提交的一项扩大联邦政府对胚胎干细胞研究资金支持的法案。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的争议在国际上愈演愈烈。胡祥还记得,当时有不少境外媒体曾就干细胞研究对他进行采访,让他深刻感受到了来自宗教角度的讨论、质疑甚至指责,“实际上,北科生物的干细胞技术并不涉及胚胎干细胞,而是来源于脐带、胎盘、羊水、脂肪等医疗废弃物的成体干细胞,是应用生物科技将传统的医疗废弃物‘变废为宝’。”

“在创新历史中,我算是比较幸运的。”胡祥感慨,意大利思想家乔尔丹诺·布鲁诺因为捍卫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而被烧死;英国生理学家罗伯特·爱德华培育出第一例试管婴儿引发巨大的伦理争议,32年后才获得世界的认可……创新总是要面对传统观念的挑战。

在胡祥看来,创新最需要的不是获得多少钱的投资,而是环境允不允许出错,对错误能不能包容。在深圳,胡祥看到了许多像自己一样追梦的人,他们在深圳创业,把梦想付诸实际,感受到了这座新兴城市所具有的包容精神,“全国没有一个城市能跟深圳的创新环境比,这就是我选择深圳的原因。”

美国盲童来中国寻回光明

“我要坚持,因为我看到了医学的奇迹,给病人带来了希望。”胡祥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他望向被绿叶点缀的灯饰,娓娓道出那些让他感动的瞬间。

2007年7月,胡祥见到了Rylea Bartlett,一名来自美国的6岁女孩。由于患有视神经发育不全,Rylea从出生起就双目失明。Rylea的母亲曾带着她看过不少医生,但都无能为力。就在走投无路时,母亲决定带着女儿到中国尝试干细胞技术的治疗。两个月后,当Rylea的母亲再次把脸靠近女儿眼前时,Rylea兴奋地说:“我看见我的妈妈了!妈妈你真漂亮!”那一刻,两行止不住的泪水从母亲眼中淌了出来。

“看到病人得到改善会很开心。”胡祥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比划着,言语间透露着对生命的敬畏和感动。他说,这是世界上第一例采用干细胞技术实现部分复明的案例,美国的电视媒体曾从“六岁盲童重见光明,医学奇迹来自中国”的角度进行了报道,令他深感自豪和骄傲。

同样患有视神经发育不全而双目失明的美国女孩Macie Morse也曾在北科接受过干细胞治疗并成功复明。胡祥记得,16岁的Macie在领到驾照的当天登上了媒体的头条。在照片中,Macie坐在驾驶座上,系着安全带,她的母亲依偎在身后,两人对着镜头绽放开心的笑容。

胡祥告诉记者,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等70个国家的病人到中国接受细胞治疗,全国有上万例的病人,仅在深圳就有几千例。在神经和免疫系统病患眼中,细胞治疗就像春天,给他们带去了希望。

但胡祥坦言,由于受到发病机理、年龄、损伤面积和自身修复能力等众多因素的干扰,并不是每位病人在接受干细胞治疗后都会得到显著改善,也有很多病例无好转迹象。

搭建平台,让个体化细胞治疗更容易

十年发展,北科在细胞治疗研究上逐渐深入。胡祥兴奋地说,基于肿瘤的免疫治疗,90%化疗无效复发的白血病病例,可以一次治愈,这已完成了几百例临床试验,成为时下最热门的治疗技术。

“要造胰岛,就取出一点细胞,分化成胰岛细胞后再种回去解决糖尿病问题;治疗肿瘤,就提取血液改造免疫细胞再输入体内,让细胞准确识别癌细胞并做到百分百清除;想抗衰老,就把年轻时的细胞存起来。”胡祥说,未来生物治疗的主要方向是以干细胞、免疫细胞治疗为主的个体化细胞治疗。

今年3月2日,深圳市发展改革委、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深圳市卫生计生委联合发布《关于建设深圳(北科)区域细胞制备中心的通知》。消息发出后,全国各地顿时争相推动个体化细胞治疗平台的建设,这让胡祥充满了前进的动力。

11月6日,深圳综合细胞库、深圳(北科)区域细胞制备中心与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罗湖医院集团、深圳市妇幼保健院等11家深圳市属及区级医疗机构联合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构建个体化细胞治疗“创新链+产业链”临床转化网络。

“搭建一个平台,让个体化细胞治疗推广变得容易。”在胡祥看来,“综合细胞库+区域细胞制备中心”的实施,就像阿里巴巴开辟了淘宝,让开店和购物变得容易;像腾讯开发了微信,让沟通交流变得简便顺畅一样。他希望,在生命科学革命到来的时候,老百姓能以低成本获得高质量的健康服务。(来源:深圳晶报)

上一条:没有了  下一条:胡祥:中国制造2025 从细胞制备开始

Top

Copyright © 2005-2015 北科生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940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