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干细胞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思考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07-08  【打印此页

以干细胞为核心的再生医学,被科学界广泛认为能为最终解决许多难治性疾病、衰老性疾病、组织修复与再生以及肿瘤的防治等带来了新的希望,其基础研究、临床转化应用、产业关键技术平台建立与新产品研发,已经成为各国研究的重点和热点。

我国在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的研究领域起步较早,国家科技产业管理部门都将其列为重点与优先发展领域,干细胞产业也已明确为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

在973、863、新药创制和重大专项等科研项目的支持下,中国的干细胞研究机构和科技企业在干细胞的工程技术研究、质量控制标准制定、干细胞存储库技术平台、干细胞治疗的相关研究等领域取得骄人的成绩,一度进入世界前列。

然而,近几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国家有关部门对临床用干细胞制品研发和应用采取了一些限制性措施,致使干细胞应用在法律上缺乏合理的支持,在管理上缺乏明确的程序,在技术上缺乏明确的标准,最终在市场上缺乏合法、合规和可行的监督,干细胞应用一直处于灰色状态。

迄今,美国、韩国等国已经研制成功8种干细胞药品用于临床治疗,但我国至今未有一种干细胞药品上市,中国干细胞企业的发展一直缺乏明晰方向。

如何将干细胞科学研究的领先优势,有效转化为国民经济发展的战略优势资源?干细胞医疗(再生医学)应该遵循怎样的发展路径?中国的干细胞产业应该走向何方国家又该如何有效地实施科学管理和监督,协调制定行业标准和规则,从而引导我国的干细胞与再生医学技术为我国人民乃至全人类的健康作出贡献呢?

北科生物

笔者认为,以下几点很关键:

一、大力普及干细胞科学知识

在长期从事干细胞研发及产业化的过程中,虽然干细胞这个名词似乎家喻户晓,但了解其实质意义的人还是很少的,甚至部分从事医疗行政管理,甚至医疗专家对此也一知半解,通常只知道造血干细胞或克隆动物的胚胎干细胞,在思想上将干细胞视为非常高精尖的技术,存在很高的风险和伦理问题,因此,在干细胞技术及其应用上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放开。

另一方面,一些机构对干细胞的临床应用潜能宣传到无所不能,使用毫无质量保障的甚至冒牌的干细胞制品,为急于求医的患者进行“干细胞治疗”,引发了学术界和公众的质疑。

干细胞是什么?是人体细胞中一类具有自我复制和多向分化能力的细胞,依据其分化能力可以分为全能、亚全能、多能和单能干细胞。人从胚胎形成到发育成人,干细胞始终存在体内各组织器官之中。在胎儿发育过程中,连接母婴的胎盘脐带组织中也富含干细胞。

因此,人们又可以依据其组织来源分类为骨髓、血液、脂肪、心脏、肝脏、肾脏干细胞和胎盘、脐带干细胞等。还可以根据其分化及功能特性,将干细胞细分为造血、神经、血管、皮肤干细胞等。

因此,通常说的干细胞是个泛指,在应用时必须说清是什么干细胞。由于每一种干细胞的来源、功能以及分离制备方法不同,其技术要求、质控标准和应用方案均不同,对其的管理监督自然也应该相应不同。

临床用干细胞从哪儿获得?用于临床的天然干细胞来源通常有三:一为自身,即所谓自体干细胞,二为他人,即异体或异基因干细胞,三为同卵双生兄弟或姐妹,即异体同基因干细胞。这三种来源均已分别用于临床治疗,安全性好,疗效视疾病种类和病人状态而有所不同。

研究发现,人体干细胞的数量随着年龄的增大而减少。拿不同年龄的人体骨髓来分析,刚出生婴儿1万个骨髓细胞中含一个干细胞,10岁孩子10万个骨髓细胞中含一个干细胞,30岁、50岁和80岁成人分别为25万、40万和200万个骨髓细胞中含一个干细胞。

这些分析结果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越年轻干细胞越多,青年人是最好的干细胞提供者;二是人最好的干细胞应该是来源自己的、年轻时的、健康的。

近年快速发展的脐带胎盘干细胞技术和脂肪干细胞,就为人们提供了这种可能性。研究发现,脐带胎盘和脂肪组织富含干细胞,将这些干细胞提前分离并保存起来,就可以供遭遇重大今后疾病时使用。保存了胎盘脐带干细胞的小孩和保存了脂肪干细胞的青壮年,就有了健康的自体干细胞来源。

非天然干细胞来源包括试管婴儿技术剩余的胚胎干细胞、基因组重编程诱导性多能干细胞、以及转基因干细胞。非天然干细胞目前大多处于临床前研究,近年开展了一些个例临床实验性治疗,安全性和有效性尚需观察评估。

从临床应用的角度来看,干细胞移植实质上是一种输注人体细胞的医疗技术。输血是一种已应用200余年的细胞治疗,肝细胞、脾细胞、脑神经细胞移植以及免疫细胞输注也都是细胞治疗,各有几十年历史了。这些细胞治疗已经挽救了数以百万计患者的宝贵生命。

大多数细胞治疗是个体化疗法,即一个供者的细胞输注给患者,或自己的细胞输注给自己,例如造血干细胞移植、肝细胞或脾细胞移植以及常见的输血。

此外,也可以是一个供者的细胞经批量化制备给一批相同疾病的患者使用,这些细胞是按生物制品的工艺技术来制备的,因此可以视为药品。

前已述及,国际上已有几种干细胞药品问世。迄今为止,全球范围的大量临床试验结果表明,除了胚胎干细胞、诱导多能干细胞以及转基因干细胞的安全性有待明确,绝大多数的人体细胞即便在体外作适当培养和处理,移植入体也是安全的,国际上现有的人类体细胞治疗管理规程基本能保证其安全性。

需要深入研究是,各种干细胞制剂的临床有效性,干细胞制品生产的质量可控性和批间可重复性。

干细胞的这些基本科学知识越普及,公众、医务工作者和各界人士就越会理智地看待这一新兴技术,科学和安全地使用干细胞技术为健康服务。

北科生物

二、干细胞治疗的行政监管

对于干细胞技术及其应用的行政监管,患者、医生、研发机构、科技企业、政府的不同管理部门各有各的想法及考量,争论已持续多年,但一个共同的意见,是政府应认真管起来。

政府的确应该管,但要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乱”。那么。政府应该管什么?我的建议是:

1、针对行业特点,彻底转变管理观念、创新管理模式。

国家应设立独立的细胞产品审评部门,并建立由专业人员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对各种干细胞制剂的临床适应症选择和制品生产的质量控制把关。

建立有别于化学药和常规生物制品的审评体系,启动针对干细胞技术特点的新药注册、审评、临床评价的特别政策法规,开辟干细胞新药绿色通道,罕见病孤儿药特许通道,以加速干细胞制品的开发。

2、制定分类分级制度,区别管理不同的干细胞技术与产品。

针对干细胞产业的不同组成部分,制定不同的政策法规和行政审批制度。对于不直接涉及公众健康的产业上游、中游部分技术产品,如干细胞库、非临床干细胞产品等,彻底取消行政审批,让市场发挥优胜劣汰的作用。

对干细胞药物及临床治疗技术等直接与公众健康相关的产业中下游部分,则由政府主导制定各种技术标准,由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通过标准对其安全性、有效性及可重复性进行审查。

3、统一技术标准,建立政府领导下的第三方评价基地

由于干细胞技术产品种类多、评价体系复杂,耗时耗人耗钱,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审评中心和中检院的相关专业人士数量不足,按照常规程序,10年也出不了几个药品。现有的审评能力满足不了快速发展的干细胞产业需求。

建议国家在有条件的地方组建几个第三方评价基地,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对申报产品进行技术鉴定,最终报新药审评中心批准临床试验,加速推动其市场化进程。只有大量的合格干细胞药物被批准上市,方能真正发挥了干细胞再生医学的临床潜能。

三、干细胞产业与国民健康的顶层设计

虽然研究成果已经充分地提示了干细胞的广阔应用前景,但干细胞技术的快速产业化仍是广泛应用的必要环节。

干细胞产业化通常可以分上、中、下游三个阶段。上游主要包括干细胞的识别、分离、培养、扩增、检测和保存;中游则涉及各种干细胞制品的中、小规模制备、质量控制和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下游则包括干细胞制品的工业化生产和临床干细胞治疗。

在干细胞临床应用实践中,首先考虑的问题是,这种疾病用干细胞能否提高疗效,如可以,用什么种类的干细胞,自体还是异体干细胞,哪个组织来源的为佳。

通常的原则是:能用自己的不用别人的,能用年轻的干细胞不用年龄大的,能用采集和制备简便的不用复杂获取的,能用干细胞库事先制备和严格检测合格的,不用临时采集制备没经严格质量检查的。

研究表明:年龄与体内组织中干细胞数量与质量成反比,疾病状态下干细胞常与疾病互为因果,会对使用自体干细胞形成阻碍,而异体干细胞使用,如造血干细胞移植则需要严格配型。

基于上述理由,存储健康年轻人的干细胞库应需而诞生,包括骨髓库、脐带血造血干细胞库、胎盘干细胞库等。从这些干细胞库提供的干细胞,目前已经挽救上百万患者的生命。

从国民的健康长期需求、干细胞防治难治性、衰老性疾病的潜能、以及干细胞产业发展趋势来看,建议国家做以下几点工作:

1、尽快建立中国人的生命银行

建立自体干细胞库,由国家出资建公共干细胞库设施、企业进行技术服务、医保社保机构和个人分担费用。

生命银行中存储小孩胎盘脐带干细胞、成人脂肪等组织干细胞、免疫细胞、一些组织器官细胞以及诱导多能干细胞,为今后的细胞移植和组织器官工程技术储备年轻和健康的干细胞种子。

中国人的生命银行这一创新健康工程将是我国医疗健康服务体系的一个革命性举措,将在疾病防治、危重病救治、强盛体质、减低医疗费用以及提高生产力方面产生不可估量的效果。

2、加快干细胞治疗的临床试验和药品审批速度

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中国是干细胞的资源大国也是需求大国,我国的干细胞的研究水平目前已处于国际前列,这实在难得,应该珍惜并予以特别支持,因为国际竞争非常激烈。

干细胞治疗的安全性基本上已清楚,但干细胞的有效性、最佳适应症和最佳临床方案必须经合适的临床试验去发现、去明确。中国的干细胞产业和医疗技术能否领先,完全取决于临床试验能否尽快实施。

换句话说,中国的干细胞医学事业的发展取决于政府管理部门的开放、引导和支持。只要政策明确,坚信我国的干细胞产业将飞速发展,极大地促进国家大健康事业的发展。

3、创建干细胞治疗专科特色医院

干细胞的多向分化能力决定了干细胞的应用方向,大量的临床及动物实验研究表明干细胞治疗的疾病众多,涉及大多数现有的临床学科。

突破现有医院学科建制和专科医院分类,在综合医院中建立干细胞或细胞治疗科,并允许社会建立干细胞治疗专科医院和抗衰老美容特色医疗机构,这是科学应用干细胞技术的好举措。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前几年就已开设了干细胞医学临床学科,培养干细胞临床医生。目前,国际上已有不少医疗机构开设干细胞临床学科。建议卫计委从医院建制和管理上予以明确,促使我国形成以干细胞再生医学为核心的新型健康服务体系。

Top

Copyright © 2005-2015 北科生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940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