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on离场启示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5-06-30  【打印此页

这是一个沉痛的案例。

2011年11月,Geron正式宣布退出干细胞新药研发,并放弃世界上第一个获FDA放行开展的胚胎干细胞产品的临床研究。

这个曾经使国际干细胞疗法向临床应用更进一步的先行者离开了,这是在国际干细胞新药研发的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个公司与产品。

至今仍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心情,不能不令人感到十分地惋惜与遗憾,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业内人,感受更加深刻——2009年1月Geron的破土而出给了我们多大的鼓舞,它的离去就给了我们多大的警示与深思。

北科生物

虽然时隔数年,Geron的离场案例仍然具有警示作用。在痛苦与遗憾背后,作为行业的探索者,我们还要继续前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究竟什么原因导致了Geron的离开,资金?疗效预期?还是政策法规?Geron的离开,又提供了哪些值得我们在未来的道路中借鉴的经验和教训?

资金压力探讨

资金,是令Geron离开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它只是资金链出了问题,还是由于其IND产品在亚急性脊髓损伤的疗效预期,无法回报其当下所需的资金?这是两个不同的情况。

如果是前者,资金压力只会是暂时的困难;而如果是后者,则需要做一个方向性的决策。如果早期的研究无法给出令人激动、兴奋的临床疗效预期,资金压力这样一个暂时的困难将变得无法克服,因为长远来看,没有可预期的投资回报。

最近一年来,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与几家美国成体干细胞研发的企业进行了沟通与交流。当下,这些公司无不是在负债开展临床前或1、2期临床研究。虽然面对巨大的营运赤字,但这些美国公司的CEO或者创始人都对公司未来发展信心十足,而他们的信心,就是来源于其当下的研究数据对未来营收预期的支持。这些公司与Geron公司一样,均是靠不同来源的资本支持,才得以实现临床前研究、IND申报、临床研究等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而使其产品最终离临床越来越近。

这些公司的申报材料与研究数据,完全可以和当年Geron公司那令人震惊的20000页的申报数据与材料相媲美,系统完善地将机制阐述清楚,而且目前亦是进入了临床1/2期。

而不同的是,这些公司选择的是具有清晰明确的评价指标的临床适应症进行开发与研究,如自身免疫疾病、心脏病、软骨损伤等。

难道这些公司没有资金的压力吗?有,同样有,但当下的资金压力却可以被未来极富潜力的营收预期抵消。同样是在临床研究的过程中,同样是举债进行IND申报及开展临床研究,但对未来的预期却完全不同。

临床应用思考

作为从业者来说,值得我们借鉴的一点是,需要选择合适的适应症来进行研究与开发,更重要的是要有明确的评价指标。干细胞并非对什么疾病都有效,至少在目前的研究框架下如此。

Geron公司申报的IND产品是基于“受损功能细胞的细胞替代”这一策略,而细胞替代得以实现的基础,是输注的细胞首先在受体存活,但从目前开展的4例临床研究来看,显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我们不禁要问,其申报资料中临床前研究结果,明确显示其具有良好的有效性,否则FDA也不会批准其进入临床研究,那为什么在人体进行的临床研究却无法实现这种有效性呢?

这就引发了我们另外的思考:用动物模型作为指引干细胞疗法进入临床研究的评价是否合适?临床实践中,病人损伤的程度及损伤后的综合治疗方案,以及评价指标与体系等的复杂性,可能完全无法用动物模型加以映照。此外,临床病例中其他治疗药物与输入干细胞的相互作用、临床研究中患者体内的微环境与输入干细胞的相互作用以及脊髓损伤的最佳治疗期……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如果不是动物模型良好的研究数据,可能Geron公司会止损于更早期。因为脊髓损伤动物模型的致损措施与临床中真实的损伤差别很大。

从这一点来看,Geron公司的离去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警示:临床前研究的客观评价方法与体系建立,是值得法规制定者及我们自身进行更多的研究与思索的,并且还有更长的路在前方。

干细胞疗法前景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Geron公司的离去,是不是干细胞疗法没有前景了呢?显然不是。

该公司的数据与进展至少向大家表明了,干细胞疗法具有良好的安全性。而且其产品亦是来源于胚胎干细胞公司ACT仍然在开展的三个关于黄斑变性眼病的临床研究。此外,前述的几家美国公司的成体干细胞产品,也仍在满怀信心地继续前进。

时至今日,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韩国陆续都批复了成体干细胞产品上市使用,这4个国家批复的成体干细胞产品均与我们在国内申报的干细胞产品类似,间充质干细胞治疗自身免疫疾病。

事实上,Geron公司更重要的提醒是,法规方面建立一个合适的转化路径至关重要,不能再像现在这样,领域内各个环节上的从业者互不联络,极少沟通。以适应症为中心构建的干细胞临床转化模式,就是通过适应症拉近从事与该适应症相关的各个领域专家们的距离,这些领域包括基础研究、机制研究、临床研究、符合疾病治疗的细胞生物学研究及标准化生产制备工艺研究,从而建立一个适合干细胞疗法临床转化的开放生态大环境。

每个参与者都可通过各自的优势适应症将干细胞疗法临床应用转化各个环节的相关者集成起来,形成以适应症为中心的转化模式,相互补足,规范有序地研究、开发和转化。

好的药品或者新的治疗方法带来良好预期的基础是:安全与有效的临床应用效果以及对患者生存质量的改善。而要将这种预期实现为回报,则需要合适的评价体系与转化路径。

Geron公司离开的启示,不仅对我们从业者有所启示,更对我国战略新兴产业政策制定者和管理者有所启示,至少对于我国手握制定产业政策的部门有所启示。

Top

Copyright © 2005-2015 北科生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940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