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中心 > 学术会议

北科生物董事长胡祥博士在“2009松禾资本春季论坛”上演讲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09-03-23  【打印此页

北科生物

2009年3月21日,由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深圳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深圳市金融顾问协会主办的2009松禾资本春季论坛在深圳召开。新浪财经全程报道本次活动。图为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祥博士演讲。(来源:新浪财经)

进入2009松禾资本春季论坛请点击:http://finance.sina.com.cn/forum/09shzbcjlt/index.html

 

2009年3月21日,由广东高科技产业商会、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深圳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深圳市金融顾问协会主办的2009松禾资本春季论坛在深圳召开。新浪财经全程报道本次活动。图为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祥博士做演讲。

胡祥:首先要感谢松禾资本邀请我来做交流。前面几位都讲的非常精彩,从投资角度、经济发展,学了非常多的东西。我今天从一个专业人士角度,或者一个创业企业家角度跟大家分享一下生物医药,尤其是干细胞、再生医学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将来会创造非常大的市场。

奥巴马最近解禁了美国的干细胞研究,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实际上金融危机我们是需要在新的技术领域、新的科技、新的市场来带动整个经济发展。克林顿经济时代繁荣是来源于互联网、通讯、新的科技带来的发展。新的21世纪,最有希望形成大的产业就是干细胞和再生医学。而这块由于宗教原因,在美国迟迟没有得到放开。美国又是在生物科技一个大的推动者。现在奥巴马要刺激经济发展,他是看到的这一块,所以把这块松绑了。从产业角度,我们可以看到为什么大家这么关注他,实际上他有他的基础原因。干细胞和再生医学将是医学第二次革命。为什么?我们人都是由一个细胞长出来的,这个细胞是万能的。过去我们不知道怎么发现这样的细胞,怎么利用这样的细胞,现在随着科学发展,我们现在知道我们可以从人体里面分离这样的细胞,用它做治疗、做组织修复、造组织、造器官,延长寿命。从技术角度,他会是一次革命。一个投资人关注什么?第一,技术本身的发展能不能支撑一个巨大的市场。干细胞从1998年汤姆逊教授发表文章后,连续很多年被评为世界十大科学成就前列。从技术上每年都有突破。另外发表文章数量每年都有快速增长,在全世界整个生物医药里,干细胞、再生医学是最热门的,千千万万个研究小组都在做研究,奠定了巨大的市场基础。到底它能带来多大的市场?从疾病角度就不用说了。我们最近一个成果,两年对肝硬化的研究,用干细胞治疗,效果非常好。肝硬化有多少人?新发病人有500-600万,死于肝硬化有200万。现在唯一办法就是肝移植。中国每年肝移植只有4000人。另外干细胞对糖尿病治疗也取得了初步的成果。所以这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它肯定会超过制药市场。到底有多大,不好说,将来最大的市场一定是抗衰老。大家都知道我们很多人打羊胎素,现在我们用人的干细胞,可以分泌人胎素,所以从市场层面,它将来会创造一个巨大市场。而且技术进步非常非常快。几乎每周都有新的科研成果,每个月都有重大突破。

一个大的领域要发展,除了需要技术,还需要人才、资本。现在中国这些都不缺。政策法规对资本的流向非常重要。资本是没有国界的,追求的是可持续发展。哪个地方投资环境好,资本就跑到哪里去。美国制药业80年代前是全面落后欧洲,现在65%药品是美国生产,75%生物产品是美国生产的,为什么美国最近20年能够超越欧洲?是因为美国80年代初对专利、产业政策做了调整,有利于制药业发展。美国政府也主动在生物制药上投入很多引导基金,美国把欧洲很多药厂都收购了,从制药产业、生物产业,美国都是第一了。现在干细胞领域,大的药厂没有优势。干细胞将来有一个主流方向,基于个体化治疗。最好的细胞不是别人的细胞,是我们自己的细胞。现在从技术层面,可以把我们头发细胞、血液细胞逆转,类似于万能的胚胎细胞,分泌人胎素分子,可以诱导它长出组织器官,替代修复。它是基于服务的个体化的治疗,大药厂在这块就没有太大优势。它的研发生产、销售都是基于产品的模式。我们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大的环境、国家政策。

过去几年布什一直用他的否决权阻碍美国干细胞发展,而中国卫生部在今年3月2号出台新的政策,把干细胞归到临床新技术管理,认可了它是一个个体化的治疗。这样它不是按照药品来管理,而是按照临床新技术来管理,这是最大的好消息。我们政策是符合干细胞这个技术的发展需求。

刚才大家都提到了一个是消费驱动,还有一个是创新,北科之所以有今天,我觉得是跟这个东西有关系。第一,我们一直在做一个创新模式。我们根据技术本身特点,在做一个创新的模式。这些是国外媒体对我们评价。<<商业周刊>>说寻找干细胞科技前沿不在剑桥、斯坦福,而是在中国深圳。英国太晤士报有一篇文章,评选了可能影响世界的几十家企业。我们干了不到三年时间,我们被排在华为后面。这说明了北科获得的全世界关注。为什么会这样?我们运气特别好,赶上中国发展,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好的政策环境。

我简单以北科为一个例子,希望大家能够为对干细胞产业多关注。我们过去几年做了5000多例患者,有全世界40多个国家的病人在我们这里排队治疗。一个月前刚刚发布的一个报道,这个是一年前在我们这里治疗的小女孩,她患的是视神经发育不全,从生下来他一只眼睛就看不到,现在一年后,美国警察局给她发了驾照,可以开车。下面一个例子也是我们让一个从来没有见到光线的小孩看到光明,这都是传统医学的不治之症。这边这两个小孩是一对双胞胎,他们患了肌肉萎缩,一般活不到20岁就会死掉,他们已经瘫痪在床上,但是经过我们治疗,可以重新站立,这都是医学奇迹。如果我们用传统药品来做,美国很多干细胞公司已经烧了上亿的资金。美国有公司12年时间烧了上亿美金,而北科做了3年时间已经有很好盈利,这都是建立在商业模式创新上。

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们是基于细胞本身,基于成熟的治疗技术,这是一个安全、有效、可控的治疗技术。我们用这个技术发展一套商业模式,建立一个治疗网络。这个网络包括区域性的中心实验室以及跟医院合作的治疗中心。医院的硬件、软件、医疗许可全都是有的,甚至他的市场都已经有了,我们只要跟这边合作,把我们技术和我们服务体系、实验室提供给他以后,他就可以针对病人治疗。而干细胞一个基于服务的个体化技术,所以有需求他可以满足这个需求。我们通过这样就建立了一套网络,我们这些获得的数据现在拿到印度、匈牙利、罗马尼亚、巴拿马都可以用,因为我们获得安全性、有效性的数据。我们是印度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通过印度卫生部认可可以上临床。我们现在跟印度连锁医院合作,开发印度市场。同样方法,我们开发巴拿马、匈牙利、罗马尼亚,有点类似华为模式。干细胞将来发展主要方向就是基于服务个体化治疗,这个需要一个网络,我们把这个建起来后,在终端上可能我们就是全世界最大的,这也是一个商业模式创新。

国家也重视我们。由于过去三年工作,我们现在获得很多资源,掌握终端、掌握网络后,上游技术就来找我们。比如美国德州医疗中心,他可以1万美元把他的干细胞治疗心脏病授权给我们,他是看中了我们临床的网络和应用,他希望他的技术在我们这里获得数据。同样美国斯坦福大学、英国帝国理工大学都抢着跟我们合作。做研发有很多风险,需要很多时间,北科有我们自己的研发,但是他不可能把全世界最好的技术都是我们研发出来,有了这个模式后,全世界最好的技术都来找我们,希望跟我们联合发展,这样可以形成一个多赢、双赢模式。再一个,我们现在现金流很好,全世界最好的资本都来跟我们合作,有了资本后我们可以对技术进行收购,更迅速的放大我们的商业模式。

作为干细胞的核心,我多说一点点,刚才谈到IPS技术,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成熟的细胞通过转入几个基因后,就像孙悟空拔一把毫毛就可以变成一群小猴子,现在利用我们IPS技术,把一个成熟细胞逆转,不管你多少岁,我们可以把细胞变成零岁,将来用这个细胞做组织、器官,达到治疗疾病、抗衰老。这个技术我们已经申请了专利。比如白血病病人,我们可以把皮肤细胞分化成万能细胞,移植回给病人,这样就不需要一个供体。艾滋病人,我们给他移植骨髓,艾滋病病毒不能感染我们的白细胞,因为基因突变后,细胞功能发生改变,艾滋病感染不进去。同样我们可以把病人细胞做成IPS细胞后,我们就可以治疗艾滋病,他是搭建一个平台,另外新药筛选也是这样,我们可以做成疾病模型,加快新药开发速度。他是开启了一个大的领域。

作为北科,我们目标是3-5年成为世界一流的干细胞公司。世界一流怎么定义?就是在关键的技术领域里面我们要有自有的知识产权,像IPS技术。我们的研发力度很大,我们跟很多大学合作,另外我们有我们的实验室,在核心技术上我们抓住IPS技术,大概2-3年我们会投入3个亿左右。另外刚才提到我们建立一个跨国的国际干细胞治疗网络,除了在中国以外,我们在印度、泰国、罗马尼亚、巴拿马、匈牙利都在建立网络,这个网络不仅仅是数量的,而且是希望把品牌能够建设起来。再就是将来最大一块市场,不仅仅是疾病治疗,可能最大市场是抗衰老,刚才前面看到那些老鼠,如果每个月给他打一次干细胞,他就会很年轻。所以抗衰老是最大的市场。如果要拉动消费,如果能让你多活30岁,谁都愿意付钱,我想一定比房地产、汽车这个市场更大。再就是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库,干细胞库越来越重要了,我们做IPS细胞,等到车祸发生了、心肌梗塞发生了,这个时候把细胞取出来做成万能细胞,分化了,你需要可能20天、一个月,你已经错过最佳治疗时期了。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做一个库,健康的时候,你付钱,我们把你细胞做好,存起来,一旦你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24小时运到手术台,这样这个库的意义就非常大了,另外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模式,我们相当于做生命保险,你可能5、10年都用不上这个细胞,但是一旦需要,可以随时提供。这个可能会成为一个保险的业务。

我为什么希望这些资本能够关注这块,这实际上不是一个公司的问题,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一个大的科学领域里现在有机会领先世界了。因为我们有好的环境,刚才前面谈到这次金融危机给中国很大机会。我想在生物技术领域,中国这个机会是非常好的,但是只有北科一家企业,一定不能把中国做成最领先,可能需要千千万万像北科这样的企业一起共同把这个事情做起来。这中间很核心的就是资本,我们希望资本可以看到这个产业的前景,能够加入干细胞领域,推动中国在这块的发展,我希望中国在干细胞领域能够领先世界,谢谢大家!借这个机会要特别感谢一下史守旭老师,她从我们一开始有这个想法,就支持我们。这里要特别感谢!谢谢大家!

原文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forum/09shzbcjlt/index.html   

 

 

 

 

Top

Copyright © 2005-2015 北科生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5094023号-1